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简介 > 正文
产品简介

“投笔从辩”跨界飞扬 记京师律师事务所王殿学

发布时间:2022-01-11

  1978 年出生的王殿学风华正茂,按常理他 该在自己的“首席记者”位置上享受待遇和尊 敬,但 他 冒 着 转 型 风 险 ,一 步 跨 界 到 律 师 ,迈 出 再 次 创 业的脚步,其中的纠结、艰辛可想而知。 此时,家人朋友的支持理解显得弥足珍贵, 他没 有经历我们想象中的重重阻挠,而是迅速扬帆 起航。

  记者的好奇心此时又被引发,刨根问底地 问了几遍: “到底为何要转行?”没有高大上的粉 饰,王殿学实在地道出肺腑之言: “在互联网冲 击下的传统报业纸媒,发展空间已大受局限,而 自 己 还 有 梦 想 和 冲 劲 。基于所学专业是法律, 故 律师行业最终成为抉择首选。”

  开弓没有回头箭。纵观王殿学转行后的斐 然成绩,在 短短一年多时间里,他接下福建许金 龙案、吉林省公安厅超额扣押 2000 万十年国家 赔偿案、广西阳朔一尺水公司 4 亿资产受损最 高法院申诉案、 福州阿波罗酒店 10 亿资产转让 系列纠纷案、 “跨 5000 公里伤人”错抓张嘉伟 案、 丹东中院 19 年执行不了镇政府案、辽宁袁 诚家财产返还案、山东 12 年前中学生强奸杀人 案申诉等案件,一桩桩重大疑难的案件被他抽 丝剥茧地捋清、解决,他究竟是如何完成这华丽 转身的?

  1994 年 1 月,福建省莆田县(现为莆田市 荔城区)忠门镇前范村66 岁的村民郑金瑞在家 中被害身亡。莆田县公安局经侦查后认定犯罪 嫌疑人为许金龙、许玉森、张美来、 蔡金森 4 人。 案件侦查阶段,除 许 金 龙 外 ,其他 3 名嫌疑人供 述称参与了抢劫杀人,并分别分得 3000 多元现 金和若干首饰。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以抢 劫罪判决 4 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,但 4 名被告 人及其亲属声称无罪并称此前遭遇了刑讯逼 供, 便开始申诉。

  王殿学说:我 自 2015 年 5 月开始加入许金 龙案的接力申诉,当时感觉家属们的眼神中充 满了期盼,但 又 明 显是希望之中的挣扎。此后,我与同所的张雪峰律师、 吴迎成律师一起,和福 建高院多次沟通, 争取阅到了案卷。这是许金龙 案申诉过程中,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同 意律师阅卷。通过阅卷查阅到了 21 年前许金龙 案的所有证据,从案卷中发现了之前侦查机关 的重要证据造假,并与其他律师一起公开呼吁 尽早进入再审阶段。 最终,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对许金龙案作出再审决定。

  2016年 2 月4 日,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 莆田中院开庭再审许玉森、 许金龙、 张美来、 蔡金 森抢劫一案。福建高院再审认为, 本案缺乏与原 判认定事实相关联的客观性证据, 如现场留有血 迹、 口液等生物证据,但 未 见 相 关 鉴 定 材 料 ,入 户 撬 痕 与认定的作案工具大号螺丝刀未做痕迹比 对等。 陈国太原审时的证言不能作为定案证据使 用。原判认定原审 4 被告人有作案时间的依据不 确实、 不充分。现有证据不能确证原审 4 被告人 有作案时间。原审被告人许玉森、 张美来、 蔡金森 有罪供述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。

  法院认为, 全案证据不能形成完整、排他的 证明体系。原判事实不清, 证据不足, 不能认定 原审 4 被告人有罪, 依法应予纠正。福建高院当 庭宣判许玉森、 许金龙、 张美来、蔡金森无罪,还 在 服 刑 期 的 许 玉 森 、 许 金 龙 、 张 美 来 被当即释 放。

  福建省检察院曾针对此案向福建省高院作 出再审检察建议,该案也因此被写入今年最高 人民检察院的工作报告。 王殿学说,冤案毁掉了许金龙等 4 个家庭 几代人的生活。这个案件能够昭雪, 正是因为许 金龙等的家人生死接力,也是一些公民代理人 和律师不懈努力的结果。

  如果说许金龙案能得以平冤昭雪是几位律 师通过阅卷发现问题的共同智慧结晶,那么王 殿学和同所刘志民律师代理的 “跨 5000 公里伤 人”错抓张嘉伟案则能体现律师在调查取证方 面的功力。 2016 年 1 月 24 日,广东省四会市城中街 道某酒店停车场发生一起因汽车倒车引起的故 意伤害案件。

  四会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, 经侦查 发现, 该涉案车的车主叫张嘉伟。警方随即调出 张嘉伟照片,经案发现场目击者指认后,将 张 嘉 伟 列 为 犯罪嫌疑人。3 月 8 日, 张嘉伟被广东警 方列为网上追逃对象; 同年 4 月 25 日张嘉伟在 北京旅游时被北京警方抓获,随后四会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将其刑事拘留; 5 月 9 日,即张 嘉伟被批准逮捕的最后期限,四会市检察院对 张嘉伟作出不予批捕决定,之后,张嘉伟被释 放。

  王殿学向记者讲述了该案的办案过程。他 说,事发后, 张嘉伟家属找到京师律师刘志民和 我,请求我们两位律师为其儿子讨还公道。我们 听完案件经过后觉得该案很蹊跷、复杂,必须尽 快处理,所以当天晚上就动身前往广东省四会 市,有些要准备的材料也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。 到达四会后,我们在看守所外等待会见当事人。 其间,因为时间紧急,我们向有关部门递交的律 师辩护意见等材料都是在石头台上完成的。

  王殿学介绍,会见了案件的当事人并向其 了解情况后,他和刘志民律师对案情进行了缜 密的分析, 得出张嘉伟是无辜者的结论。没有停 歇的两位律师及时与张嘉伟的家人沟通,寻找 当事人不在现场的证据,也调查了张嘉伟所有 的通讯记录以及乘车记录。他们发现,案发当天 10 点,张嘉伟在内蒙古赤峰市上健身课,不可 能会在5000 公里之外的广东行凶伤人;查不到 案发前后张嘉伟前往广东省的飞机、高铁、长途 汽车等乘坐信息,广东省内也并未出现其手机 漫游信号;张嘉伟新车的里程表显示只有 3346 公里,而赤峰到四会的单程距离约为 2500 公 里,来 回 至 少 5000 公里,这 与 里 程 表 数完全不 符。 确凿的证据显示张嘉伟不在犯罪现场。他很 可能是被 “套牌车” 所害。

  之后,王殿学、刘志民两位律师多次与四 会警方交涉, 并向其提交了人、 车均不在广东四 会的证据,但一直没有得到警方的回应。眼看检 方的批捕期限将至,两 位 律 师 万分焦急,再次与 四会警方交涉, 最终,在 批 捕 的 最 后 一 天 期 限 即 5 月 9 日 的 晚 上 8 点 , 四 会 检 察 院 做 出 了 不 予 批 捕 的 决 定 。 那 一 天 广 东 四 会 大 雨倾盆,当事人及律师 从早上 9 点到晚上 8 点一直在检察院门卫接待 室等候消息。四会市检察院对张嘉伟作出不予 批捕决定后,一 直 到 深 夜 ,律 师 与 家 属才在看守 所外接到张嘉伟, 并取得释放证明。

  5 月 14 日, 张嘉伟与家属到赤峰市红山公安分局领取到侦 查终结通知书和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。 后来,经警方全力侦查, 5 月 23 日,广东肇 庆警方将该案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抓获归案。经 审讯,李某对套用车牌及故意伤害他人的违法 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  6 月 2 日,犯罪嫌疑人李某 被依法执行逮捕。 王殿学律师说, 张嘉伟的遭遇让人很纠结, 一场不该发生的案件却上演了14 天,给张嘉伟 本人及其家属的精神打击巨大, 影响了他们正常 的生活。但律师依法维权,及 时 向 司 法机关提出 法律意见, 成功阻断了这起错案的延续。所以作 为律师, 竭诚为当事人服务是自己应尽的职责。 感谢记者生涯积淀 敬畏律师行业转变 在接受采访中,王殿学律师总是蹦出些真 实不虚的直言: “起先转型阶段,一些媒体记者 朋友真的是帮了不少忙。”这声感叹发自肺腑。

  他坦然诉说起自己在新京报任职时期的收 获、对 南 都时期激情的回忆……娓娓道来处,无 不体现出他曾经作为媒体人的自豪和感怀。 回顾近一年来的转型之路,王殿学认自己 完成了六大转变。一是自信心显著增加, 适应了 律师圈的斗志昂扬,又保持了记者的敏锐与现 实。二是思维方式的转变,由较为消极的批评性 思维, 转向较为积极的建设性思维。三是由记者 的偏被动型工作方式,转为律师的主动型工作 方式。四是由写到说的转变, 当律师时说的功夫 明显比当记者时要强得多。五是从菜鸟律师到 办案律师的转变。六是从个人到团队的转变,记 者很多时候要单打独斗,但律师必须得有自己 的团队,包括外围的支持团队。

  倾听王殿学的述说,会很明显感觉到他性 格中稳健而内敛的特质。他总是在选择一种适 度的表达方式来阐述对自己的评价,绝无呵 得瑟 和炫耀之嫌,反而是在谈到自己面临的挑战和 不足时, 他剖析得很深入。 第一大不足:他认为自己的思维转化要进 一步完善。

  作为媒体人,对报道要求有充分依 据。而 做 律 师 则 要从当事人角度出发,举出的证 据在法庭上具有说服力,可以很深入,甚至很极 致。 第二大不足:他认为表达能力一定还要更 上一层楼。纸媒记者很能写,但 说并不是放在第 一位的。而 律 师 恰恰相反,律师在法庭之上的应 变能力、控场能力往往要体现在语言表达上。 听到一个律师如此剖析自己的不足,记者 此时已经汗颜。人家已经成为风云人物了还如 此这般深刻思考, 难怪他跨界后飞速成长。现在 才刚刚转型,初露锋芒已如此厉害,待渐入佳境 之时岂不所向披靡?那句至理名言是不是该换 词—— — “失败是成功之母”有 所 偏颇,其实不断 地检讨和总结经验才是走向成功的必由之路。 不知不觉采访已近尾声,记者最后问了一 个问题: “您感觉当记者的情怀重,还是当律师 的情怀重?” 略微沉吟之下, 他给出了坚定地回答:都很 重。

  做媒体人心怀家、国、天下,政治敏感度很 高, 记者有时前卫而敏锐,对人思维的逻辑性、 真实性要求很高,对 文 字 表述的严谨要求也高。 做律师要沉下心来,将 情 怀 放 置 于 案 件 里 。 你 若 不深入其中,不深挖事实,不探究法条,不 付出法律人情怀,如何与当事人和法官交流顺 畅呢?

  面对这位跨界的律师,忽然想起毛主席的 一句诗词: 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 越。”一个人,同时身负媒体人、法律人的情怀与 特质,在 他 未 来的律师生涯中, 必将有意想不到 的建树与突破。